圆了个滚

在忙 稍等

【俊佳】给大家介绍一下

甜。短。瞎掰。
勿上升。
ylgg重操旧业却发现手生了。







00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可爱aka春卷,Justin。

我刚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叫林夜叉。








01

两个月前我刚跟林彦俊在一起的那天,这哥们儿乐的跟失了魂似的,好像我俩不是谈恋爱是领证结婚。

台湾人挨个房间宣布这个消息,开头第一句总是:“给大家介绍一下啊,我对象。”

我们磨磨蹭蹭到朱正廷房间的时候,这位大仙正在敷面膜 。听完林彦俊的台普叙述之后大仙挣扎着从床上翻身起来。

大仙说:“得了吧,就你们俩这点破事儿,谁不知道。”

揽着我的腰,林彦俊娇俏,不对,骄傲的抬了抬下巴。

他说:“就我们俩这点破事儿,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我笑他幼稚。

但谁又能想到,这句轻飘飘的话,今天梦想照进现实了呢?

反正我没想到。


这位叫林夜叉的哥们儿刚刚在台上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刚认识的女朋友。”

对,他说的是我没错,今天我是武汉最靓的女娃娃春卷。

开个玩笑,过了这个坎儿我还是最酷的崽。

各位,你们说我们这算不算公开出那个啥?

个中缘由,让我们从头捋一捋。





02

我们上场之前在后台的时候,我换好衣服化好妆,顶着两个丸子,悄悄躲在窗帘后面玩手机。

别问我啥躲在窗帘后面,这个造型实在太crazy。

有一个瞬间我居然觉得我们不是男团而是隔壁剧组的,剧名就叫《打破次元壁》。

虽然我知道自己好看,但还是需要躲一躲。

干嘛,我不好看的话林彦俊会pick我吗?

当初编导告诉我们要搞cos的时候,我心里还蛮开心,愉快的计划着我要cos哪个帅气的角色。想来想去我觉得金木蛮不错的,够帅,符合我的气质。

我跟朱正廷提了一嘴,然后就被他捶了。这位朋友噘着嘴说:“不行!我要cos金木。”

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最后谁也没cos成。心狠手辣的编导们早就暗地里把我们安排的明明白白。

这么一对比,我倒觉得朱正廷更惨一些。

朱正廷穿着小v领连衣裙哭着一张脸跟我说:“我觉得,女孩子们真累。”

我当时努力往下扯着那条红艳艳的旗袍,尽量让我的小腿少接受一些目光,扯得差不多了之后我摇着扇子颇有同感的附和了他一句。

我说:“我也觉得”。

我还说:“女装大佬也许更累。”

我们当中看的最开的还是范丞丞,戴好假发之后就迅速的投入了角色。当我发现到他在偷吃苹果,他瞥了我一眼,直愣愣倒在沙发上。

“这个苹果……有……毒……”

嗯,你也有毒。

我躲在窗帘后面之前就想到林彦俊会找到我,但我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就好像挡在我前面的不是黑色窗帘,是个透明放大镜。

我问他原因,他说:“你小时候有没有被家长藏过零食?”

我思考了一下,点点头。

“是不是找的很快?”

就算是,这有什么关系吗??

林彦俊说:“你喜欢零食,所以才能很快找到。我喜欢你,所以你藏到哪里,我都能找到。”

来来来朋友们,记笔记了啊,学学,都学学。


林彦俊没有把窗帘全部拉开,倒不是因为给我留面子,是因为我死死拽着一角。

我听到林彦俊憋着笑说:“春丽啊,出来。”

呵,你敢不敢装的严肃一点?

真令人郁闷。

我说:“我不是春丽,我是aka 春卷。”

最后我还是出来了。林彦俊这个家伙,居然因为我不出来就想往窗帘里钻,天知道他进来之后我是不是要去重新补口红。

唉,实名心疼自己。

林彦俊那个角色是个挺老的少女动漫男主角。我有印象,不过没看过。

我说:“请问你是?”

林彦俊潇潇洒洒甩了甩那一头塑料白发,白的发亮,白的晃眼。

如果不是朱正廷的白裙,他应该就是全场反光mvp。

他说:“初次见面,我叫林,夜叉。”

得,林小橘中二人设不倒。

天地良心,我想了好一会儿才没有把这个词跟母夜叉联系到一块儿。

我顺了口气儿,呵呵一笑。

我说:“初次见面,我,温州春卷。”

你也别问我为什么要给这个角色改名。要我说出大家好我是春丽这种话,对不起,真没法开口,我怕笑场。

林彦俊举着不知道从哪里搞过来的玫瑰花,冲我挑挑眉。

他说:“春卷姑娘,今日良辰美景,我们要不要谈个恋爱。”






03

我有没有答应他这不重要,反正最后我挽着他的胳膊上了台。

本来是没这回事儿的,但我们踏上那个升降阶梯的时候,他看到旁边的如胶似漆的梦露和V队。于是这位朋友十分大气的抬起了他的胳膊肘,朝我努努嘴。

我说:“干嘛?你要扮演茶壶?那把另一只手也抬起来。”

玩笑开的差不多了之后我挽住他,正好那一刹那,阶梯缓缓上升。

我当时心里一慌:不行,瞒不住了。

果然,我们红红火火,无比鲜艳的身影在黑暗中脱颖而出。按照梦露的话来说就是:“你们俩现在就差个红地毯了。”

我想了想,觉得有没有红毯也无所谓了。



在一起后的有一天我问他:哪天咱们瞒不住了怎么办?

他往我嘴里塞了一瓣橘子说:那就不瞒了呗。

制霸果然是制霸,男人没有在怕的。说不瞒,这位还真不瞒了。

主持人cue到我的时侯,连我也没想到他风轻云淡的讲出了那句:刚认识的女朋友。

我真怀疑上台前我给他递的那瓶维他命水是不是掺了酒精。

这位朋友怕是上了头。

林彦俊,是个狠人。

but who 怕 who?

我说:“这是我新认识的男朋友。”

我,黄明昊,也是个狠人。






04

上台前我们九个人约定过要尽兴,兴是尽了,然而按照adsj和我司的神秘骚操作,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了。

下场之后后台我举起手机给他看:“你看,我们俩这点破事儿,今天全世界都知道了。”

摘掉假发的林夜叉变回林彦俊。

林彦俊说:“哇,真的很高兴能和你在一起欸。”

来,记笔记了。

不怕脸俊说情话,就怕脸俊耍流氓。


我们今天换上了不同寻常的衣服,春卷和夜叉代替我们本人光明正大的在台上谈起了恋爱。

就好像抛开现实,我不是黄明昊,他也不是林彦俊。扒掉这层厚重的身份,我们只是两个相爱的灵魂而已。两个相爱的灵魂钻进了另外一具躯壳,不用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曼妥思遇到可乐瞬会瞬间爆炸,春卷和夜叉也有甜蜜的化学反应。

有时候,玩笑话也许才是真秘密。

每一场见面会结束之后我们都会腻歪一会儿,但是今天很急,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我确实怀着一种幸福的低落,林彦俊总能轻易的看透我的心情。

他说:“你要不要听冷笑话?”





05

“我打碎了你的杯子,怎么办?”

“怎么办?”

“我陪你呀。”






06

最后我匆匆忙忙赶到车上,上车之后朱正廷问我:“你口红怎么突然没了。”

真是个好问题,但我不告诉你。

我只想说,这台湾人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甜美的台湾人靠在我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咱们,来日方长。”





07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叫黄明昊,你也可以叫我Justin。

给大家介绍一下,那个半永久耳环看起来很凶其实很温柔很浪漫的台湾人,是我男朋友。

我们很好,谢谢关心。

各位,咱们来日方长。










end.




评论(32)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