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了个滚

什么时候能下雪啊

【俊佳】白玫瑰

一发完 。文笔巨烂。
//
“我没有红玫瑰,所以你不会变成干掉的那一粒饭黏子。”

————————————


00

林彦俊试那一套芒果色衣服的时候,像一颗橘子味的芒果。这颗芒果顶着一头蓝玫瑰飘到我面前,又让我想起了夏天里的芒果冰沙。

芒果冰沙转了好几个圈圈,衬衫下摆也飘起来。特别可爱,就像那种,炫耀自己新衣服的小孩子。

他问我:“有没有很靓?”

靓,绝靓无比。

您这张脸就算睡了七十二小时蓬头垢面黑眼圈掉到下巴也靓。

但我没好意思这么夸他,我怕他臭屁。

所以我只说:“哈哈哈你这个白玫瑰小巧思挺不错的。”

他说:“嗯,我也挺喜欢白玫瑰的。”

呵呵,大家好。我姓白,名玫瑰。






01

我知道林彦俊喜欢白玫瑰。

别误会,我说的不是我,是真的玫瑰。

林彦俊喜欢白玫瑰,比如这个小巧思,又比如他的第一条微博,再比如520那天他发的那张油画。

但我一直觉得,林彦俊就是一只白玫瑰。

这一点跟肤色无关,毕竟他实在有点黑。

林彦俊是我的白玫瑰,我一个人的。

芒果冰沙歪着头,一边戴那条黑色的choker一边问我:“说起白玫瑰哦,我之前送你那束还在吗?”

我当时正在跳伞,一个手抖落地成盒。

我关掉手机,轻描淡写的说:“唔,枯掉了,扔了。”

我骗他的。

他说:“这样啊。”

好像思考了一会儿,他又说:“那我下次重新给你买一束。”

我觉得他知道我在骗他。

林彦俊这个人吧,看上去很冷很酷,满脸写着别爱我没结果,但是一接触你就会发现其实他特别有梗,特别好玩,跟他在一起完全不用害怕冷场,因为他擅长以毒攻毒,冷着冷着就不冷了。

一般人只能了解到这个层次上,但我不是一般人。

林彦俊其实是个特别可爱的,傻乎乎的家伙,臭屁的小孩。他聪明得很,他用乱七八糟冷笑话和开心来掩饰他的深沉,寂寞和不安。

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但是他揣着明白装糊涂。照他自己的话说,人嘛,活的太明白了没什么意思。

去年冬天在大厂的时候有一天下雪,我们踩着雪,边走边聊天。

林彦俊问我:“你有没有觉得我很像蜗牛啊。”

我跟他说:“我觉得你更像白玫瑰。”

喜光风,耐寒旱,用清冷的外表和危险的刺包裹柔软的心。





02

我正在帮林彦俊扣这个该死的choker。

刚刚他死活扣不上,我说:“要不你别戴了吧,我脖子空着,我来。”主要你带上太欲了,我有点儿把持不住。

林彦俊瞪了我一眼,把脸端到我面前。

他说:“你帮我扣。”

还盯着我,还握住我的手搭到他脖子上。

请问我该怎么拒绝他?

朋友,你犯规了。

呵,林彦俊绝对是故意的。

只是戴个锁骨链而已,我完全可以对着他的后颈扣。可这个家伙非得正脸对着我,还贴的特别近。

我怀疑他是想逼我欣赏他优越的下巴。

我们俩现在特别像重庆森林里那句:“我和他最近的时候,距离只有0.1公分。”

真的,完全没错。

他呼出的热气都洒在我的脸上,又轻又痒。

他这样一整吧,我就紧张。

我一紧张吧,就手抖。

我一手抖吧,就扣不上。

我扣不上吧,我们就僵着。

最后旁边正在化妆的朱正廷可能忍不住了,说了一句:“你俩真够了。”

我也觉得,真够了。

林彦俊,你想泡我,能不能别这么闷骚?光撩不动算什么本事?

你有本事亲我啊!







03

我知道林彦俊喜欢我。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机智聪明。

我喜欢林彦俊,林彦俊也喜欢我。总之我们互相喜欢,但谁都没有捅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也别问我为啥,因为我们俩都是怂蛋。

朱正廷刚刚说的那句你俩真够了,不知道他说了多少遍,反正我听的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我艰难的给林彦俊扣好choker,转头就去找水喝。

我怕我要是溜得不够快,他会看到我宛如喝了两斤假酒一样红扑扑的小脸蛋儿。

开个玩笑,我没喝过酒,不知道啥叫酒后脸红。

这边我正喝着水呢,一条项链就挂在了我脖子上。

林彦俊说:“你不是嫌脖子空吗,反正衣服也是我的,那项链也戴我的好了。”

他往后退了几步,又走回来拍拍我的肩说:“不错,果然好看。”

呵,这个臭屁精。

别问我为啥穿着他的衣服,这挺正常的。

不为啥,好看。

我说:“你怕不是喜欢我哦。”

林彦俊说:“对啊,我就是喜欢你。”

我装作娇羞又无奈的捶了他一下。

我说:“你去死。”

上帝喜欢开玩笑,所以活着的人们也是。

而我们明明知道对方没有在开玩笑,却心照不宣的这样认为。

因为我们俩,都是怂蛋。






04

见面会结束之后大家都很累,我也累,回酒店之后我洗了个澡倒头就睡。

一直睡到十点多,我被隔壁的音乐闹醒。

醒过来的一瞬间我脑子里蹦出林彦俊先生曾经写过一句词:人生正在changing,everything is amazing。

我觉得这句词儿写的特别好。

人生正在changing,everything is amazing,你永远不知道你睡觉的时候,你的心上人是不是想要偷偷吻你。

比如现在,我睁开小眼睛,看到的就是写这句词儿的林先生近在眼前的俊脸。

惊喜之余我不得不说,这张脸真靓,靠着么近都这么靓。

别问我为啥是惊喜不是惊吓,因为我早就醒了,我装睡的。

林彦俊好像要抬起身子了。

我觉得不行,我等了这么久,不能就这么让他跑了。

于是我就稍稍起身。

各位,我们俩接吻了。

蜻蜓点水,回味无穷。





05

小鬼的good night里有一句词是这么说的:那天我醉了并不是因为酒有多烈。

我想借过来用一下。

那天我醉了并不是因为酒有多烈,是因为林彦俊有个酒窝。我一看着他的眼睛就看不见路,结果恍当一下掉了进去,就没爬出来过。

或许,是我没想过要爬出来。

林彦俊问:“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呵,我有什么好说的。

林彦俊说:“那行,我说,你好好听着。”

他说:“我最近有在看一本书,书里有一句话‘如果我只是一个过客,那为何要我闯入你的生活?’”

哦,《追影子的人》。

我偷偷藏了一本在箱子里。

他说:“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不能只做一个过客,就算是过客,也得是一个你老了以后喝着酒还能记起来的过客。”

他说:“下午我问你我送你的白玫瑰还在不在,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还在的话,我就跟你表白。”

听到这里我两眼一翻。

天地良心,我真的留着呢。

他说:“如果不在的话,我就重新买一束,再跟你表白。”

朋友,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我说:“你闭嘴,我来说。”

这本书里还有一句话 : 爱情,仿佛影子一样。如果你踩中了,就请带走我的心。

我说:“这位先生,你踩到我的影子了。”






06

大厂那个雪天里,林彦俊听完我说的话问我:“不是说白玫瑰到最后都会变成一粒干掉的饭黏子吗。”

我说:“那要有红玫瑰啊。”

我没有红玫瑰,所以你不会变成干掉的那一粒饭黏子。

你永远都是我的白月光。

刚刚林彦俊问我:“你知道白玫瑰的花语吗?”

知道。

我说:“不知道。”

林彦俊拿出他那束新买的白色玫瑰。

“天真,纯洁,尊敬,谦卑。”

“我足以与你相配。”





07

顺带提一下,林彦俊送的白玫瑰被我晒干了藏在Gucci的项链盒子里。

四月六号,我们一起出道的那天,天知道他从哪里搞过来的玫瑰花。










end

评论(13)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