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了个滚

什么时候能下雪啊

一个躺了很久没时间扩充的存稿


*早饭


生林小亮之前林彦俊倒不用起的这么早来准备早餐,现在是不早不行——又要送孩子上学又要上班,两个学校不在同一条路上,好在林彦俊作息规律意志坚定,否则林小亮的出勤率绝对大大下降,小红花起码少三朵,到时候黄明昊该不高兴了,林姓父子又该抓耳挠腮的哄。


小学二年级在读生林小亮抱着他的变形金刚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见他爸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又不知道在捯饬些什么。他们家最近装了地暖,他爸说是因为小爸不爱穿袜子才装的,他爸原话说:地板这么冷居然不穿袜子是不想要命了。总之暖洋洋的他也不想穿袜子,光着脚啪嗒啪嗒往厨房里跑。


林小亮看到他爸今天换了双黑框眼镜——其实他爸也不近视,但平时总戴个眼镜,林小亮问他为啥他也不说,他小爸就替他爸说:“我觉得他那样挺好看。”搞了半天林小亮也不知道好看在哪儿,哦,那也许就是哪儿都好看。


林小亮慢吞吞的坐在沙发上背唐诗三百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他爸听见动静就喊他去吃早饭,然后去叫他小爸起床。林小亮往餐桌上一看,难过坏了。他在他爸抱着他小爸去洗漱的途中拦住他问为啥今天是周三不给我喝橙汁,我不想喝牛奶。


他爸说,因为他昨天没写完作业,他小爸不太高兴。


他爸还说,小爸说多喝牛奶才能长高。


林小亮在因为不想喝牛奶所以哭着说不想长高的日子里,一点点长高了。



林小亮回到桌上坐下喝他的牛奶。有的小孩表面上乖乖派,心里早就盘算着作业还没写完准备待会儿带回学校里抄。正想着就看到那边他爸被他小爸推搡着从洗手间里赶出来。林小亮搞不懂他爸都被赶出来了怎么还能笑的这么荡漾,所以他继续喝他的牛奶,装作看不见他爸的荡漾,老师过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林小亮的早餐简单,他吭哧吭哧的啃一个水煮蛋,眼神亮晶晶的,像个小猪仔。黄明昊洗好脸出来,坐在他对面,给自己的面包片上抹果酱。


林小亮嘴馋,可他最近蛀牙了,他小爸不给他吃。


黄明昊瞥瞥孩子的满心期待都快溢出来了,这才不慌不忙的开口:“早上背诗了吗?”


“背了!”


“背给我听听。”


“春眠不……”


“我呸”黄明昊拍他的脑袋,顺便拍掉他想偷拿的手“你去年就开始背这首了,赶紧背别的去,知不知道静夜思黄鹤楼啊,天天就是春天春天睡觉睡觉的,别给我耍赖,今天不许吃面包。”


林小亮正委屈着,黄明昊自己吭哧吭哧的吃完了面包跑回小房间。林小亮眼巴巴的望向一旁默不作声喝黑咖啡好久的林彦俊,林彦俊翘起嘴巴,悄悄开始给林小亮切面包。



在房间里的黄明昊掏出手机给林彦俊发短信。


“给那臭小子切面包吧,别抹太多果酱,吃完记得刷牙。”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