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了个滚

什么时候能下雪啊

我就是试试


*


林妍君最近不知道从哪里搞了台特别swag的机车,二十多岁的资本家。但黄妙嘛,青春期小女孩儿一个,不鼓捣这些,更不清楚什么什么牌子什么什么型号,她只知道林妍君骑着那辆蓝色闪电似的家伙,“biu”一下出现在她面前,她还以为林妍君是要来撞死她。天地良心,她当时闭上眼睛,连临终遗言都想好了,即使是花了睫毛膏她也绝对要哭着说没关系姐姐一定要记得我我下辈子还来找姐姐。



还好不是,她幸免于难,想想居然还有点可惜——林妍君在她面前灵巧的停下了,单蹬下车,行云流水的扯下同样是蓝色的像个小星球一样裹住她脑袋的头盔,墨黑色的发丝一点一点沿着头盔被摘下而倾泻,随风呼啦啦的飘,特好看,看得黄妙忘记害怕,眼睛都直了。林妍君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一顶头盔来随手丢给她,是火辣辣的红色,自从她看见妙妈小时候给黄妙办春卷儿的照片就说黄妙特适合红色。林妍君好看的嘴巴用好看的弧度上翘,冲黄妙仰仰头:妙,上来,姐姐带你run away。



黄妙狼狈兮兮的抱住那个头盔,低头看着自己的短裙,定神告诉自己没关系的我穿了打底裤我可以的,然后毅然决然的跳上了车。最后她俩都没戴头盔——黄妙嫌弃那个头盔太丑了宁死不屈,也不让林妍君戴,两人就这么酷了吧唧的迎着热风在大马路上飙,霹雳娇娃加赛车萝莉。活这么大了从来不知道惜命这俩字儿咋写。



黄妙很少叫林妍君姐姐,林妍君倒特别喜欢在黄妙面前装大。于是为了满足她的虚荣心黄妙装作特别害怕的环住她的腰,稍微用一点力气抱紧她,故意大叫啊啊啊你慢一点啦。林妍君就咯咯的笑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恶作剧得逞的心理,她总这样。不过黄妙觉得她开心就好。她开心黄妙也开心。



林妍君的腰真的好细,黄妙叫累了就停下来,悄悄在心里估计了一下,大概不过半米,真是他妈的盈盈一握。而且软,林妍君从小练芭蕾,黄妙还抱着奶瓶满街跑的时候她的芭蕾舞比赛奖杯就摆了她家小半个客厅,黄妙有幸观摩过一次,跳的小天鹅,黄妙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小帕子才没有站起来大喊看见左往右数第二只小天鹅没那是我的小天鹅我最漂亮最可爱的小天鹅现在是我姐姐以后一定是我女朋友。



今天林妍君穿着黑色紧身的露脐短袖,可把黄妙气坏了,恨不得把整个校服袖子都裹在她腰上,臭男人走开,我姐姐只有我一个人能看。黄妙和林妍君差七岁,但其实她已经和林妍君差不多高了,更别说车后座还更高一点。黄妙把下巴搁在林妍君薄薄的肩上,鼻尖戳着她的后脖子。林妍君不够白,但也不黑啦,是蜜色的很漂亮的肌肤。因为离得好近好近黄妙可是结结实实的嗅到林妍君的味道,林妍君的头发很香,脖子也很香,混起来的味道好像校门口的抹茶红豆鸡蛋仔,又软又黏的甜味。



黄妙开动她的小脑瓜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因为林妍君特别喜欢洗澡。去年有天黄妙她爹妈有事出差,把她放在林妍君家里住了一晚,她睡在林妍君的房间——天知道她有多!开!心!林妍君叫黄妙去洗澡所以她把自己洗的香香软软然后等着林妍君洗完澡回来,结果呢?结果等到黄妙睡着了她都没回来!黄妙都没能在那个难得的夜晚故意钻进她怀里睡!都没能故意搂着她的脖子说梦话!



一想到这事儿黄妙就气死了,气到她能缩在被窝里把她的小被子都踹破的程度。




所以黄妙现在特别努力的闻林妍君的后脑勺,俗话说的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哪有猎物自己送上门不要的道理?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林妍君怕痒缩起脖子:妙你干嘛啦,你属狗的是不是?黄妙迎风大喊才不是!我是属于你的!




不知道林妍君听清楚没有,风把她的声音吹的七零八落的。


评论(1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