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了个滚

什么时候能下雪啊

【俊佳】Heartquakes

晚自习产物/速打甜饼/很多虫/没逻辑
但是不甜你打我
到最后还是自己5了TT

*

黄明昊一开始不喜欢林彦俊。

蜜蜂的声音是嗡嗡,林彦俊唠叨的声音在黄明昊耳朵里和蜜蜂没多大分别,甚至更闹人,是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少爷,不可以驼背,要挺直,头肩臀要三点一线,不然体态很难看;

少爷,牛奶和可乐不可以放在一起喝,会沉淀,小心拉肚子。如果真的发生了,药在您右手边第二个抽屉,白色的那盒;

少爷,衬衫第二颗扣子不可以散开,显得很不礼貌,给人印象不好,流氓才这么干,不对,流氓都不这么干了。

少爷,签字的时候要签大名,如果你实在想写Justin,可以把它写在黄明昊后面。

无论黄明昊找多么奇葩的茬儿他也不恼。比如在林彦俊汇报完今天的行程时,他咽下一口滚烫茶水,不轻不响拿手指关节扣扣办公桌:少爷少爷少爷,少爷你妹,谁是你少爷,知道这儿是哪儿吗?

林助理抱着几份文件面不改色,好似冰凉机械,站的笔直,睫毛也不抖一下:知道,这里是公司顶楼出电梯门右拐第三间,您的办公室——不过您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回。如果您不满意少爷这个称呼,老板,总裁,或者领导,您挑一个。实在不行,我委屈一下,喊你妹妹。

黄明昊:……你妹。

黄明昊咬牙切齿思量片刻:要不你委屈一下,喊我爸爸。

林助理眼镜儿都不歪一下:好的爸爸。

林助理的腰板儿也是一样的直:对了爸爸,今天下班爷爷安排您相亲。

黄明昊:……

黄明昊:……叫少爷吧。






*

凡事有开始,就会有经过。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黄明昊偷瞄林彦俊的时候脑子弹幕似的过这句话。他单手撑住下巴,隔着厚厚的玻璃,就好像隔着一层薄薄的晨雾,能看到林彦俊低头面对电脑。头发梳成中分,眼神尖锐,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活像艺术家在金色大礼堂弹什么世界名曲。林彦俊是确实是艺术家,是商场上的艺术家。

大约隔三分钟林彦俊会喝一次咖啡,美式,三只手指捏起杯柄,小小的呡一口,放回原位时杯柄一定朝右;隔十分钟揉一次太阳穴,正三圈,反三圈;隔半个小时必然抬眼望望对面的办公室——也就是黄明昊的根据地。这时黄明昊就心虚的低头,装作把玩肚里满是黑色墨水的派克钢笔,滚一圈,转两圈。几个月下来好好的笔掉漆不说,还有几点墨渍落在桌面。

自古以来偷窥这种事情就是充满冒险意义的,是紧张刺激的游击战。只不过黄明昊是单方面宣布展开罢了。今天天气不大好,阴阴的,空气中的水分叫人喘不过气,黄明昊打开24℃的冷气,犹豫半天,故意给林助理发信息:“大叔,你的黑色衬衫好土哦。(但你的衬衫虽然好old-school,还是好酷,我好喜欢。)”

正值而立的林助理掐指一算,两人年龄相差8岁,算不上一句哥哥,也不至于是大叔。林彦俊从办公桌底下的收纳箱里翻出一个端端正正的,扁扁的红色方块来,转身进了厕所间。

三分钟后林助理穿着焕然一新的衬衫出来,暗红色和小黄老板流的鼻血红的如出一辙。

小黄老板收拾收拾摔倒地上的钢笔,抹了一把鼻血,咬咬牙,暗下决心,从昨儿刚到货的腰包里掏出一本还没拆塑封的《霸道总裁俏助理》。





*

从不开会的老板今天又来开会了。

公司上上下下都在眉飞色舞讨论这件事儿——稀奇呀。半年也见不着一次面儿的老板,一个星期天里出现了二十四回,包括十次给大家送饭,七次给大家送咖啡,四次给大家送糕点,另外就是这三次会。

一次是公司每个星期的例会,本来一直是林助理主持,可现在老板回来了,理应由老板来。可老板非要林助理上。一次是各部门领导临时阻止的小会,也是林助理主持。还有一次,是老板亲自召开的,号称“我听大家说”的大型无门槛会议。所谓无门槛,就是无论你是哪个部门,哪个等级的员工,都有机会来向老板面对面提出意见。

编辑部的小袁说,老板,您送的香草蛋糕不好吃。
林助理点点头表示附和。
小黄老板眉毛一挑扭头看他:你喜欢啥口味儿?
林彦俊惜字如金:草莓。

接下来,大家连续吃了两个月的草莓蛋糕。
(后来林助理迫于朱正廷张牙舞爪的“我要减肥你他妈别再买了”的压迫,终于停止草莓蛋糕的供应。)

设计部的小辽说,老板送的咖啡太苦了,可不可以换成奶茶。
小黄老板思量片刻:小林,你送的什么咖啡来着?
美式。
小黄老板想也不想:就这个吧,我也爱喝。
接下来,大家连着喝了三个月的冰美式。
以至于看见粽色液体就集体反胃。
(林助理端着美式提着公文包等电梯的时候,大家总是离他一米远,好像闻到美式就要血渐三尺。)

财务部的小格说,老板,咱们冷气开的不太足,有点儿热,工作起来不带劲儿啊。
小黄老板还没来得扭头,林助理幽幽开口:25℃是最适合人体的温度。

然后,没有然后了。
(然后小黄老板办公室的温度永远是25℃。)

小袁对同是编辑部的小滚说:姑娘,咱们搞到真的了。
吃草莓蛋糕的时候也两眼泪汪汪。

哦,还有一段儿,小滚提意见的时候林助理正好去处理一个紧急事件,不在场。
小滚:老板,我……我想涨工资。
小黄老板(低头自言自语):哦,我是时候给林彦俊涨工资了,否则他哪天跳槽我不完蛋……
小滚(挥手):……老板你看得见我吗?

小滚告诉小袁:姑娘,他俩是真的。
两个小姑娘拥抱对方,没涨到工资也两眼泪汪汪。






*

可恨林彦俊,他是个木头。

木头也有木头的理由。

一开始林助理就不是黄明昊亲自招的,而是黄老董,也就是黄明昊他爹,专门雇来送到他身边,为他的前路保驾护航的战斗机器人。接受任务之后一心向着工作,眼里除了今日汇率啥也没有。起先小黄少爷不爱来公司的时候,林彦俊虽然坐在助理的位子上,可肩上是老板的担子。私下里大家都喊他“老大”。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黄明昊年轻贪玩儿,他在小酒吧里抱着话筒嘶吼所谓音乐的时候,林彦俊靠着咖啡整日整夜扎在财务报表合同文件会议资料里,像台精密永动机,把公司带的风生水起。远在国外的黄老跨洋发微信表扬小黄老板,他一头雾水时,在公司连着呆了三天的林助理吞下一颗护肝片深藏功与名。

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收纳箱会在办公桌下面。

没过多久老爷子回来了,进到办公室一看,办公桌上的灰都落了一个硬币厚,一火气,压着必须他来上班。

小黄老板头天上岗,在办公室里睡了一整天,除了中途上了一次洗手间吃了半碗饭,没醒过,姿势都不带换的。

傍晚的时候林助理拍拍他的肩膀,他抬起头,哈喇子留了一桌,夕阳下亮晶晶闪着光。

林助理说:少爷,要不明天您别来了吧,我给您打掩护。

小黄老板觉得自尊心受到打击了。
从此来的一天比一天勤快。

刚开始黄明昊看着这个高冷助理,咋看咋不顺眼:长得是挺好看,浓眉大眼的,可表情干嘛非得这么凶?身材也不错,够高,瘦的也匀称,但为啥穿的这么老土?声音是哪个地方的口音来着?哦,台湾。蛮好听蛮可爱,但为啥唠唠叨叨那么多话?

骂着骂着,免不了多看几眼。看着看着,就发出真香的声音:

我靠,他表情好凶好酷。
我靠,他穿衣品味真好。
我靠,他唠叨的声音真悦耳。
我靠,是心动的感jio。

范丞丞收到这几条信息之后,火速淘了一本《霸道总裁俏助理》给他,以表兄弟之间的支持。

范丞丞说:书好好读,28块一本呢。

时至今日,这本花花绿绿的玛丽苏言情小说已经被黄明昊翻烂了,但没啥用。

范丞丞: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小黄老板:我恨林彦俊是个木头。







*

书上说,女主角要反驳男主角的命令。
可惜林彦俊从来不会反驳黄明昊的命令,无论这个要求多奇葩,多无理,多傻逼。

黄明昊:我想吃火锅。
林彦俊:您想吃外卖还是店面,或者我去买个锅,我给您现煮。
黄明昊:我想吃四川的火锅。
林彦俊:好,我马上给您订机票。
黄明昊:可我不想去四川。

第二天,黄明昊就吃到了千里迢迢乘飞机前来带着锅碗瓢盆的大厨,煮的正宗火锅,冒烟冒油滚辣椒。

看着林彦俊给自己涮鲜羊肉片,黄明昊觉得眼泪都可以代替盐巴了。
可是林彦俊涮的羊肉真好吃,黄明昊边哭边想。


书上说,男主角要在女主角干出一些逆反的事情时,说一些恶心吧啦的台词。
例如: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可惜林彦俊干不出啥逆反的事儿来。
黄明昊:林彦俊,你怎么这么听话?你能跟我顶个嘴吗。
林彦俊:顶嘴?和接吻是一个意思吗?
黄明昊:……????
黄明昊:真要你顶,你顶吗?
林彦俊:涨工资的话,我考虑一下。

(后来小黄老板终于如愿以偿。)


书上说,男主角要在女主角被同事欺负的时候挺身而出。
可是没人敢欺负林彦俊。

黄明昊:小袁,老板平时对你咋样?
小袁:有事儿您直说。
黄明昊:你能不能欺负一下林彦俊?
小袁(抬腿):老板再见。
黄明昊:我给你涨工资。
小袁(大步离开):老板,命比钱重要,真的。




黄明昊打电话给范丞丞说:呸,你那个破书,屁用不顶。







*

万万没想到,小黄老板最后还是抱得美人归了。

不对,显然他才是被抱的那个。

平日里大摇大摆的黄明昊躲在柱子后面偷窥林彦俊和那个女孩儿的时候,显得格外鬼鬼祟祟。他无线耳机里正好播到今日推荐的第二首歌曲,这么唱“那是一个秋天,风儿那么缠绵……”

缠绵你妹。
小黄老板好暴躁,狠狠拔掉耳机,给林彦俊发信息,妄图阻止这场烩面:“我要吃披萨,你去给我买,加两份芝士,现在立刻马上,我要饿死了真的。”

发完立马抬头勘测,远远望见林彦俊伸手揉了揉姑娘的头,再说了几句什么话,马上抬腿走了。小黄少爷看着助理的背影,心里空落落,泛起酸涩来。

靠,老子深情错付。

等到林彦俊拎着十二寸的双份芝士黑椒牛肉披萨,外加一个龙猫小玩具,风风火火的踏入巨大的办公室时,登时被铺天盖地的冷气包裹,抖了好大一个激灵。朝空调一望:16℃。他敏锐的意识到这位小少爷今天肯定心情不好,不过原因暂时无从考察。

正正色,冰冷机器林助理恢复往日的臭脸。轻轻把披萨放到办公桌上。桌前黄明昊两手交叉握拳,放在桌上,低着头,声音故作生气,里头却悄悄藏了几分委屈:“林彦俊,你跟那个女的,什么关系?”

林助理心下明了,咳嗽两声:“少爷,这是我的私事。”

黄明昊心想完蛋,心碎了,腿软了:“行了,你出去吧,以后也不用来了。”真不是他无情无义无理取闹,难道你要留着爱而不得的人膈应自己吗?

林助理微微皱眉:“您这是要辞退我?”

黄明昊咬咬嘴唇,留下鲜红的印子:“是。”

“您考虑清楚了?”

“是。”

“那在我离开之前,能不能再说几句话?”

“你说。”

林助,啊不对,林彦俊吸了好长一口气——




“我可去您妈的吧黄明昊老子他妈辛辛苦苦勤勤恳恳这两年肝都快熬爆了帮你办公满足你千奇百怪的要求还要帮你给你爹打掩护,就因为揉了一个女孩儿的头跟她说了几句话你要辞退我?我他妈*了狗了,你喜欢我能不能赶紧说啊非要咖啡蛋糕25℃,很浪漫是吗?非要等我开口吗?那好我现在告诉你,听清楚了,这个女的,如果我俩不结婚她是我妹,我俩结婚她就是你小姨子。话都说到这种份儿上了您自己考虑考虑要不要挽回一下我,不然我俩现在就be。”

“黄明昊,你那本《霸道总裁俏助理》,我都闲着看了三遍了好吗?”






*

林彦俊第一次见黄明昊的时候,在昏暗的地下酒吧。青年抱着一把吉他,唱着一首不同于往日风格的情歌,言情小说经典桥段。

母胎solo小林一见钟情了。
于是小林找到酒吧老板小范,硬生生套来了他的全部信息,靠着高学历好阅历,成功向老黄董事长毛遂自荐,可谁能想到黄明昊这个臭家伙居然不来上班。

你知道为啥林彦俊后来没给过黄明昊好脸色了吗?心里窝火啊。

小黄老板人都傻了,愣愣的张着嘴:啊????你喜欢我啊????

林彦俊翻白眼:你理解能力真的很差。

头一回,林彦俊和黄明昊“顶嘴”了。

别问是哪个顶嘴,两个都是。





*

林助理辞职了,大家都难过,除了他的顶头上司黄明昊。老板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了,整天春风满面和大家打招呼,快乐好似活神仙,好像这事儿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除了下班总是越来越早了,上班总是越来越晚了。

某天小辽下班的时候,正好看到老板钻进一辆黑色跑车的副驾驶。小辽定睛一看,我靠,驾驶坐上这不林助理吗?

(群聊:圆辽个滚)
(小辽:姐妹们,我们搞到真的了。)

end.

评论(38)

热度(248)